极品朋友圈- 第700章 鱼脱钩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冷酒家 书名:极品朋友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已经跑了,后悔是没有用的,回去的路上,麦小吉也很少说话,还是有点生麻衣道长的气。这种人,要不是还有黄金圈手机限制他,还能把谁放眼里?

    骄傲固执自满,活该被一方世界困住!

    下车时,麻衣道长看出麦小吉的不满,笑道:“万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即可。”

    “道长,这话有消极成分,个人调查也就罢了,要是公检法公开说出这样的话来,都会引发民众抗议。别说别人,我都听不了这种答复。”麦小吉窝火的指着自己鼻子嚷嚷。

    麻衣道长又是呵呵一笑,“我所说顺其自然,并非放弃,亦无消极之意。犹如鱼儿咬钩,它已警觉,只能将线放长,用力气和智慧与其周旋,待其精疲力竭,可任由你摆布。若是生拉硬扯,不是折了竿便是死了鱼,得不偿失。”

    话里有话!麦小吉很多疑问,还是咽回肚子里去,答复肯定就是天机不可泄露!

    那半片宝贝,麦小吉就留在了聚仙楼,托付狄仁杰看管。这位老先生就表现很随和,包好后放在自己兜里,还让麦小吉尽管放心。

    被司徒小丹顺走的那个锡罐,不要也罢,本来也是她家的东西。

    坐在车里一直没下来,崔雷还要将他们送回公司,然后再返回海兰。离开前,麦小吉抬头看了眼,发现一个窗户开着,那里站着个人仰头看天,麦小吉也抬头看去,隐隐约约看见个小黑点儿,像是风筝。

    差点都忘了这个人,万户!

    来到现代,这人真正做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倒是学会了网购,听说购买了移动硬盘、打印机之类,估计用作航天资料的整理。

    以至于参观古城区时,少了一个人麦小吉都没察觉到,其实在聚仙楼万户也容易被人忽视,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房间里。

    有集体活动时,蔡文姬也会邀请他一起,只是万户除了待在屋里,哪里也不想去。久而久之,大家也不再招呼他。

    麦小吉打算,等万户时间到期,就不给他续费了,多送些书籍资料,他这么宅,在哪里都一样。

    一来一回,司徒小丹已经跑得没影,崔雷在海兰逗留了三天也只好回来,石有志方面也没打探出任何消息来。

    司徒小丹哪里是斗智斗勇的鱼,分明已经脱钩游远了。

    只能老天保佑,挣脱鱼钩时,司徒小丹的嘴巴被勾烂了,然后死在那个臭水沟里了吧!

    狠狠诅咒过后,麦小吉有点想抽自己一巴掌,司徒小丹本来就可怜,又如此直接的向她揭露一个惊天秘闻,嫌疑最大的仇家喊了好几年爸爸,还死了好几年了,司徒小丹不得气得爆体而亡?

    画个圈圈诅咒不死人,麦小吉暂时把这件事搁置一旁,聚仙楼又有了新动静。

    刘邦讲,俱乐部收到了一份邀请函,邀请他们参加足球丙级联赛,报名费用十万,如果得了冠军,可以得到百万的奖金。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小吉,我觉得可以一试!”刘邦斗志昂扬,却被项羽泼了冷水,“哼,黑天白夜一起算,也没有千日。”

    “就那么个意思!”刘邦又说道:“小吉,苍天有眼哪!我觉得,这次是老天给我们的绝佳机会,哼哼,通过这次比赛,可以向世人展示咱们的球员风采!”

    麦小吉点点头,而项羽又提醒道:“不要被刘邦这厮蒙骗,其实厚着脸皮联系了好几家,都没人瞧得上咱们的球员。”

    “要不说,得打名气?”刘邦反驳。

    “那你便实话实说,何必这种吹嘘的口气。”项羽指责道。

    “这,这不得鼓舞人心嘛!都跟你似的,实心的才好?我可听球员私底下议论了,说你孤傲不合群,看到你就烦!”

    “我有这个!”项羽弯起手臂,亮出疙瘩肉。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天天在球场,带球都不会,光知道傻愣着,一有不听话的球员,就会举过头顶!”刘邦双手比划,吵架是这对搭档的常态。

    刘邦巧舌如簧,项羽好急眼,所以一般都是项羽赢,一不高兴就举过头顶,立刻求饶认错。

    热闹一番,麦小吉心情反而好多了,觉得可以尝试。俱乐部到现在,还没赚到一分钱,投入却在不断增加。尽管一再提倡息怒节约策略,但每个月被项羽踢坏的足球以及球门维护费,都得五六万。

    连仿真草坪也被项羽踩坏了不少。

    十万报名费不多,麦小吉让球员们多做准备,参加比赛,增加实战的经验。

    现在的聚仙楼,到了晚上才会热闹点儿,白天看不到人,都去古城区忙碌了。在蔡文姬的主持下,招商工作也正在快速进行。

    赵海宁不放心,到底一个人悄悄去古城区考察一番,回来后却对古人的工作效率大加赞赏。称赞他们目标明确,能精准抓住游客心理,如果做得好,还可以提高年薪。

    “嘿嘿,那天我正在门口嗑瓜子,看到一个胖乎乎的男人走过来,额头饱满,田宅宫丰隆,一看就是有钱人。我还想着,这么快就有客人来了,还冲他抛了个媚眼儿。结果,他的脸色刷的下就拉下来了,背着手很不满地盯着我。那一刻啊,我大脑飞转,很快就想到,他是赵海宁。半大老头子了,对美女不敏感,白瞎了我那个媚眼儿。”寇白门笑道。

    “不是说你,就是懒,大家都这么忙,就你坐门口嗑瓜子,还吐了一地的皮儿。”李香君皱眉道。

    “巧合而已,平时我不比你们忙?”寇白门不服气道。

    麦小吉却很好奇,赵海宁不是好色之辈,尤其是古城区开发旅游的关键时期,聘请这样的管理员,非得开除不可。

    但事后,麦小吉并没有听到他抱怨,好奇打听道:“赵总什么都没说,还夸你们呢,那一关你怎么过的?”

    “我机灵啊!三五下把瓜子皮分成好几推,在那喃喃自语,赵海宁听到后就笑了,不夸才怪。”寇白门得意洋洋道。

    “什么意思?没听明白!”麦小吉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