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起苍黄-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雪蹄枣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马出西凉 书名:剑起苍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雪蹄枣马

    “你是猪吗?看上去挺瘦,为什么这么重?”

    “姐姐,他好歹是我的朋友,不必如此粗鲁吧?你把他胳膊都快拉断了。”

    “哼,只是一只小兽而已,若不是你的朋友,我才懒得管他。”

    “哎哟,好重,姐姐撑不住了。”

    李长风被柳飞鸿从肩膀上推下去,倒在一旁盘根错节的枯树根上。

    乘黄就比较惨了,被柳飞鸿一丢随手扔在一旁,李长风瞄了一眼好似乘黄的脑袋磕在一块尖石上。

    柳飞鸿香汗涔涔,朝着李长风翻了翻白眼,只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竟有种小姑娘般的风姿。

    尽管李长风知道,面前这位自称姐姐的人,其实应该能做他的妈了。

    看来自己那个便宜老爹,真的挺能招女孩子喜欢的。

    先是百里飞花,然后是自己的生母,现在又出现个为了他终生未嫁的柳飞鸿。

    他怎么能做到既泡妞,又有如此高深的修为的呢?

    这个问题李长风也无法解答。

    柳飞鸿喘息顺气之后,忽然犯起了难皱起了眉,接下来该带他们去哪里?

    只是她连皱眉都有股亦嗔亦喜的讨喜感觉,所以这模样竟平添可爱。

    “喂,小子,你在这里有什么亲人吗?”

    李长风看着柳飞鸿道:“我家在南岳,这里是西北,怎么会有亲人?”

    柳飞鸿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自己这问题的确不太妥当,于是问道:“那朋友呢?总该有朋友的吧。”

    李长风朝着昏迷不醒的乘黄努了努嘴:“我唯一的朋友已经被你摔在地上了,顺便说一句,他的脑袋还枕在石头上,姐姐心好给他挪动一下,让他舒服点。”

    柳飞鸿正要发飙,忽然抬起了头。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匹雪蹄枣红马,这马毛色光亮通体枣红,一看就不是凡品,再看一眼,马上坐着一个姑娘。

    身穿轻缕白纱,面如秋水浮萍,眼似飞鸿落湖,眉心一点朱砂红,窈窕身姿神女之颜。

    连柳飞鸿都略显惊异,这青碧河旁的森林中,竟然会出现如此美丽的女子。

    解红妆自打出了西塞国,到了北方境地中便沿着青碧河水一路往北,可是一旦入了这遮天蔽日的密林之中,她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血雀是她自小豢养的灵物,和解红妆可以神识交流,所以当解红妆听到血雀说李长风出现在北方,顿时马不停蹄夺城而出。

    可整个西北地域辽阔群山峻岭无数,浩如烟海中寻找一个人,就像大海捞一根针,谈何容易?

    所以解红妆座下的枣红马,脚步越发的慢了下来。

    她刚四顾茫然不知该去往何方,忽然看到了前面的林中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极其古怪。

    一个身段姣好的女人,肩膀上扛着一身黑袍的男人,另一只手还拖着另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

    看他们的模样,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女子把他们丢在地上大口的喘息,正当自己在看他们的时候,对方也显然发现了自己。

    柳飞鸿眼前一亮,对着马背上的解红妆招手道:“小妹妹,你过来,姐姐有事情求你帮忙。”

    解红妆看柳飞鸿面容娇美气质非凡,只需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凡人,而她脚下两个伤员也一动不动,想来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于是驾马一步步踱过去。

    等离得近了,柳飞鸿才看清这姑娘,生的明眸皓齿白璧无瑕,让人越看越喜欢。

    于是笑着说:“小妹妹从哪里来?”

    解红妆道:“我从南面而来。”

    柳飞鸿点了点头,笑着说:“姐姐今天遇到了点麻烦,这两个小朋友受了很重的伤,姐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今日在这林中能遇到妹妹也是缘分,看妹妹生的就像菩萨一般,能否帮姐姐照顾一下他们二人?”

    解红妆看了看地上,躺在地上的乘黄浑身浴血,伤势极重,而且看他的面容倒是和人类不大相同。

    再看另一人,浑身隐于黑袍中,但从他破破烂烂的黑袍上依稀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伤口,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柳飞鸿笑着说:“妹妹不必担心,我只是让你帮我照顾一下他们,姐姐是太古恩祠离宗的柳飞鸿,就当姐姐欠你个人情。”

    解红妆展颜一笑说:“姐姐,我相信你。”

    说完她下马道:“需要我做什么?”

    柳飞鸿越看她越觉得欢喜,于是笑着说:“看你的模样温柔如水,想来手脚应该比姐姐知轻重,你照顾那个穿着一身黑的家伙,他受了挺重的伤,你把他的伤口清洗包扎一下便可。这个小兽皮糙肉厚,交给我便好。”

    解红妆还未说话,躺在地上的李长风忍不住道:“我自己来便可,男女有别,其他人照顾我反而多生出些许不便。”

    解红妆忽然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就像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但又有些许不同。

    柳飞鸿柳眉倒竖:“你若是再多嘴,你信不信我撕了你。”

    李长风被她说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忍不住道:“姐姐,火气太大了,会显老。”

    柳飞鸿怒道:“你管老娘!”

    解红妆听着这二人的拌嘴也觉有趣,只是静静的听着未曾插嘴,她觉得那声音很熟悉。

    解红妆回头望了望枣红马上,空无一物,于是四处望了望,从自己的下摆上撤下一条长长的白纱走过去,看着侧躺在地上的李长风说:“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此处多有不便,只有我衣服上的白纱,你多担待。”

    李长风的黑袍虽然破破烂烂,但却遮住了他大半面孔,而且侧躺着背对解红妆,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出这个姑娘就是三年前风雪亭中,毫不犹豫替他挡了一剑的姑娘。

    李长风只是觉得有亲切感,这声音,极其熟悉。

    解红妆看到了黑袍中裸露的伤口,自然也看到了李长风身旁的飞白刀,只是这刀不像刀剑不像剑的兵器,看模样倒是更像斋堂教书先生手中的铁尺。

    她轻轻撕开李长风背部的黑袍,看到了裸露在外的伤口,于是从青碧河中捧了一鞠清水,仔细的给

    李长风清洗伤口。

    相比起柳飞鸿对乘黄近乎粗鲁的动作,解红妆和李长风之间倒是显得寂静无声。

    解红妆在给李长风清理伤口,自然看到了他裸露的背部,三年游历的李长风背部多了无数道细密伤口,这都是他在外游历的见证。

    但这三年中也不都是苦,李长风的身材相较于三年前的消瘦,显得更加的壮实黝黑,雄性气息十足。

    解红妆撕开李长风背部的衣物,初入眼帘的是无数细密交错纵横的疤痕,她心中微惊,而后便是沉默的羞涩。

    毕竟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如果不是柳飞鸿的要求,恐怕解红妆本不会做这事情,但即便柳飞鸿性格豪放,解红妆还是觉得脸色通红。

    反观李长风。

    他的感觉也很奇妙。

    他尚未看清对方的脸,但他的心脏竟然扑腾扑腾跳动起来。

    他很紧张。

    就像初次见到闻人立雪那样的紧张。

    对一个陌生的姑娘,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所以李长风倒是对对方的容貌感兴趣起来。

    李长风:“姑娘,多谢出手相助。”

    解红妆红着脸:“无妨。”

    李长风:“听姑娘说从南面而来,我猜你是从西塞国而来?”

    解红妆抿嘴一笑:“你怎么知道?”

    李长风的胳膊枕着头说:“我猜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但直觉告诉我,你应该是从西塞国而来。”

    解红妆:“你好像对西塞国很有兴趣。”

    李长风:“其实说来惭愧,我来西北近三年,从未去过西塞国,但我有一个朋友,她的家就在西塞国,所以在这西北中,如果有人从南面而来,我都会猜他从西塞国而来。”

    解红妆心中微楞:“你那个朋友,应该是个女孩。”

    李长风:“你怎么知道?”

    解红妆笑了笑:“我也是猜的。”

    李长风点了点头:“她是个女孩,但她的心气却比男人还高,而且她很美,她的心更美。”

    解红妆听他的话,于是笑道:“你好像很想她?”

    李长风沉默片刻道:“三年未见,我的确很想她,但我来西北已三年了,却一直克制自己不去西塞国,因为现在的我还配不上她。”

    解红妆略蹙眉:“可是她未必会这样想,女孩子要求的其实很简单。”

    李长风叹了口气:“你不会明白的,当我三年前看到她为我挡了一剑,我当时就发过誓,等我觉得自己真正能够配的上她的时候,我会踩着七彩云去找她。”

    李长风说完这话,忽然感觉到背后的手停住了,他能感觉到这手突然很冰,突然颤抖的很厉害。

    李长风:“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