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立方体-正文卷 232,张琴来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瞎半身 书名:我有一个立方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琴来江城了?而且马上就要到刘家港?还要到宿舍来等他?

    王起眼前一黑,背后惊出一背的冷汗,只感觉一团乌云压顶,一种巨大的恐惧把他包围,他无法想象,当张琴拉着他的手,或挽着他的胳膊在刘家港走来走去,然后被无数寝室同事,甚至于文丽亲自看见后的情形。

    “不行,得阻止!不能让张琴去刘家港!不能让她去我的宿舍!”清醒过来后的王起当机立断,深深呼吸一口,随即做出一副惊喜交加而非单纯惊吓的语气道:

    “什么,琴琴,你……你到江城了?今天星期五,距离九月一号开学只剩两三天了,你……你不去教书啦?”

    “怎么不教书啦?连续培训了快两个月,期间的备课,教案制作之类的事情暴多,现在终于培训完成,教案什么的也搞完了,好不容易放两三天假,休息一下,人家自然要放松放松了。这不,一有时间,人家就到江城来看你来了,嘻嘻,感动不?”张琴叽叽喳喳的道,语气中,可以听出十分的欢快。

    “感动感动!感动死了,都感动得我快哭了——要不我哭给你听听?”

    “讨厌!有那么夸张嘛?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宿舍怎么走呢。我下了车后怎么坐车?在哪个站下呀?人家都没有来过刘家港!”张琴娇嗔的道。

    “来我这里?我劝你还是不要来了!我这里既不好玩,又没什么好吃的。你下了车后,直接坐车去商大吧。我下了班后也马上过去。差不多两个月没回母校了,怪想念的。”

    “不去你哪里,去母校呀?人家还想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呢!你平时上班也忙,肯定堆了很多脏衣服,嘻嘻,人家正好去给你洗衣服!”张琴说,还没放弃去王起宿舍的念头。

    但王起哪里敢让她去,当即叹息道:“唉,琴琴,你如果上个月来,你不去我宿舍,我也要把你拖去;现在,我是真不想让你去我哪里!”

    “啊,怎么啦?”张琴有些吃惊。

    “还不是因为王俭超那厮?前段时间被前女友甩了,灰溜溜的搬回来了。这家伙,不仅晚上睡觉爱打鼾,还不爱干净,袜子内裤到处扔,整个房间被他搞得像狗窝,臭哄哄的。

    “不仅如此,这狗日的一天到晚还喜欢摆‘骚龙门阵’,下流得很,我一个大男人都不好意思给你复述,搞得宿舍的美女晚上都不敢到我们寝室来串门了,让其他几个家伙少了无数乐趣。

    “你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今天跑过去,这没见过美女的憨货还不围着你流口水呀?”为了打消张琴去他寝室的执念,王起也只有拼了,同时心头不停的对王俭超道歉:

    “俭超,超哥,莫得办法,兄弟为了过关,只有先踩你几脚了!”

    “咯咯咯……”张琴被王起的话逗得直乐,忍俊不禁,风情万种的道,“讨厌,有你这么说你室友的嘛?我不相信会有这么邋遢的人!而且,你不是说你那室友是江外毕业的嘛?人家江外美女如云,啥美女没见过?至于看到我流口水?太夸张了!”张琴表示不信。

    王起便又继续叹气,道:“王俭超没搬回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他竟然是这种人呐!但搬回来,生活了一周之后,便原形毕露了。老话是怎么说的呢?‘外面人模狗样,满肚子男盗女娼’!对,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人,我完全受不了他。最近一段时间,下班后我都不想归屋,一直在外面绕,绕到快睡觉的时候才回寝室,就是不想听那家伙的‘骚龙门阵’!我现在终于明白他女朋友为啥甩他了——一天到晚逮着一个人就朝女人的下三路聊,谁他妈受得了啊?”王起继续朝王俭超的头上扣着屎盆子。

    “哈哈哈哈……”他的话再次把张琴逗得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看王起有鼻子有眼,原本不太信的张琴也有点信的,如果对方真是王起形容的那样,那她还真不敢跟这种人相见,不然,到时候对方万一开出什么不成体统的玩笑,让自己的男朋友生气,下不了台,那就不好了。

    “行吧,那我到了程家坪直接坐车回商大好了。我也有两个月没回母校了,也怪想念的。嘻嘻,我们晚上还可以去商大的后门吃‘知青大队长老火锅’——啊啊啊,不能再说啦,再说就要流口水了,好怀念江城的火锅哟……”

    挂掉张琴的电话后,王起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下班的时间到了。

    王起匆匆回到办公室自己的座位,关了电脑,草草收拾了一下,提起苏静娴给他买的BOSS包就朝外面赶。

    商大在江城的江南区,王起坐集团交通车去商大的路上,他又给于文丽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柳青找他喝酒谈心,估计是郁闷着了,想借酒浇愁,他今天晚上可能会回来得很晚,让于文丽勿念。

    于文丽没任何怀疑,只让他陪朋友归陪朋友,自己要少喝点,酒喝多了不好,尤其是啤酒,容易涨肚子,喝成啤酒肚。

    听着于文丽关怀的话,王起在放松的同时心头又有些难受,真正第一次体会到了脚踩两船的艰难,真的犹如走钢丝,稍有不慎,就要掉下来,摔个头破血流。

    这还是张琴没在江城,偶尔来这么一次,如果张琴也在江城上班,三人同在一个城市,王起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维持得下去,多半会因为某个小差错而船毁人亡,就像柳青一样。

    “自古多情空余恨呐!”挂了电话,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王起不禁在心头叹了口气。

    ——————————

    当王起和张琴在商大校门碰头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眼前的张琴,依然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上面一条黑色圆领的卡通T恤衫,下面一条像于文丽一样的白色短裤,白色李宁运动鞋,齐脚踝的白色棉袜,左手提着个红白相间的女式小提包,右手胳膊弯则挽着一个鼓鼓囊囊,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蓝色旅行袋。

    两人的相见没有想象中热恋情侣的那种热情似火,相互拥抱,也没有两人平时在短信和电话中表现的那么无话不谈,一开始,不论王起还是张琴,都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说有些尴尬。

    “来了?”下车后,走到张琴跟前的王起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道。

    “嗯。”张琴看了王起一眼,红着脸嗯了一声。她感觉自己见到王起后会有很多话对他讲,她对他的思念,爱慕,无数个夜晚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但当那个梦想中高大,帅气的男子终于走到她面前,而且还是以男友的身份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心中有千言万语的她一时间,又啥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她还有一种不真实感——眼前的人是真的吗?那个曾经在国贸系有着无数女生暗恋、喜欢的男孩儿,真的成了她张琴的女朋友?哪怕现在王起就站在她的跟前,张琴也有点不敢相信,害怕这幸福只是她的幻想。

    王起的感觉也跟张琴类似,张琴,这个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犹如小家碧玉,曾经被寝室内除了他外,其余五个男生共同暗恋着的女生,真的成了他王起的女朋友?还“不远千里”,从云阳坐车到江城来看他了?

    “顺利吗,路上?”王起又柔声问,将眼前这个面目姣好的女孩跟他每日煲短信粥的那个几百公里外的女生相对应。

    “挺顺利的。”张琴点了点头,瞅了王起一眼,见王起一直盯着她的脸看,很快又羞涩的将头偏向一边,心脏,似乎也越跳越快了。

    “咋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呀?我也好请假到车站来接你嘛。”王起又说,感觉想象中的那个叫张琴的女生,跟现实中这个俏脸微红,带着淡淡羞涩,俏生生站在他眼前,同样也叫张琴的女孩儿,终于开始慢慢的融合了。

    “不是怕耽误你上班嘛?而且,也……也想给你个惊喜呢!”张琴用挽着旅行袋的右手勾了勾耳边的头发。

    王起见了,便立刻暗骂了一句该死,一把把张琴挽在胳膊弯上的旅行袋取了下来,提在自己的手上:“给我吧,琴琴,我帮你提。”

    “嗯,谢谢。”张琴说。

    “干嘛这么客气呀?还跟我说谢?”王起笑道。

    “你……你不也是很客气的嘛?”张琴瞅了他一眼,扭扭妮妮的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小委屈,空下来的右手下意识的扯了扯T恤的下摆。

    “噗——”王起扑哧一声,低头看了眼眼前娇羞如水莲花,正用手指摆弄着衣衫的姑娘,一时间,柔情顿生。他伸出左手的大掌,直接将对方垂落在短裤边,摆弄衣衫的右手掌握在了手里,无比温柔的说,“那我们都别客气了,搞得像以前不认识,第一次出来相亲似的。”

    “嗯!”张琴点了点头,娇羞的俏脸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手掌被王起握住的瞬间,心头唯一的忐忑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