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第二九六章 一个人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凤栖桐 书名: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三个人从鲁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顾琛小心的开着车带着秦桑和安萍萍回家,安萍萍和秦桑坐在后座上小声说着话。

    突然,车子猛的停下,顾琛回头,脸上带着惊色“简二婶,车子前边有个人。”

    秦桑皱眉。

    她推开车门跳下车,就看到刚才帮忙的三只鬼中的一只就站在车前不远处。

    看到秦桑,那只鬼立刻飘了过来。

    她直接俯身就要下跪。

    “赶紧起吧。”

    秦桑伸手虚扶,那个老太太就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拦住她,叫她怎么都跪不下去。

    “大人。”老太太弯腰低头,显的有些卑微“求大人帮帮忙。”

    “说。”秦桑神色极淡,声音听起来也很冷清。

    老太太不敢抬头,啜泣道“小妇人姓白,夫家姓许,大人称小女人许白氏便是,小女人丈夫去的早,一手拉拔独子长大,去后不放心独立,就一直逗留人间,后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并不见鬼门关开,也没见过黑白无常,就一直在人间留了几百年。”

    秦桑点头“你是想让我送你投胎吗?”

    许白氏赶紧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小妇人留在人世这几百年,时不时的会看看子孙后代,到如今,后辈里边就剩下一个叫许亿超的小伙子了,前段时间许亿超还好,可最近小妇人才发现许亿超谈了个对象,他那个对象一点都不安份,不但和他的哥们勾搭在一起,还想谋夺许亿超的家财,小妇人实在担心,可又和这个后辈阴阳相隔不能提点他,只能日夜担忧,今天见到大人,小女人就大着胆子求大人救救许亿超的性命。”

    许白氏一口气说完,这才抬头,忐忑不安的看着秦桑。

    秦桑想了一下“你把许亿超的住址告诉我,我回头查一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伸手拉他一把的。”

    “谢谢,谢谢大人。”许白氏大喜过望,激动的又要给秦桑嗑头。

    秦桑伸手一摆,许白氏就飘到了路旁。

    秦桑没再看她一眼,转身上车离去。

    等秦桑上了车,安萍萍赶紧问她是什么事。

    秦桑也没瞒着,跟顾琛还有安萍萍一五一十的说了许白氏托付的事情。

    顾琛一边开车一边听着“许亿超?这个地址听着也挺熟悉的,离我家应该不远,回头我找人查一下。”

    倒是安萍萍仔细的回想了一会儿,突然间惊叫一声“我想起来了。”

    秦桑看向安萍萍。

    安萍萍赶紧笑了一声“这个许亿超我是认识的,他的爷爷原来也是京大的教授,后来戴了帽下放到农场,前两年就病死了,他爸和他妈前年病故,全家就剩下他一个了,不过他家资倒是不少,好像是去年他家平反,他爷爷他爸他妈这么些年的工资都补给了他,还有他家的房子也还回来了。”

    顾琛也恍然大悟“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是真有这么一回事,当年许教授在京大也是很受学生尊敬的,只是……唉,好像听说当年他被造反派们揪出来也是他的一个学生告了密的。”

    秦桑听这俩人一说,也想起前段时间听他们系主任说过的一位京大物理系的教授病死在农场了,系主任当时还特别的感慨,说如果这位许教授不死,得教出多少好学生来,还说过现在在科研岗位担当重任的大多都是这位许教授的学生。

    秦桑再细想,那个许白氏所说的许亿超的住址离王学东在外边的那套四合院倒是不远,难怪她觉得这个地址挺熟悉的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想来王学东也应该认识这个许亿超的,到时候让王学东打听一下就明白了。

    秦桑回到家里,才进屋就听到秦雅的声音“姐。”

    秦桑看着黑漆漆的客厅“你还没睡?”

    “刚才一直在看书。”秦雅拿了个手电筒,和秦桑一起上楼“马上就要睡了。”

    “早点睡。”

    秦桑走到二楼的时候摸了摸秦雅的头“以后别熬这么晚了,对身体不好。”

    “嗯。”秦雅点头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秦桑就给王学东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王学东没想到秦桑约他吃饭,还觉得挺惊奇的。

    等到中午的时候,王学东骑着自行车去了京大这边,正好赶上秦桑放学,两个人就去了京大旁边一个小饭馆吃饭。

    等叫了菜,秦桑就问王学东“认识许亿超吗?”

    王学东想了一会儿“您说超子啊,认识,认识,这小子就是个娘们性子,成天的钻在家里不出来,不过人品倒还不错,咋的?他惹着二婶了?这不该啊。”

    秦桑笑着递给王学东一瓶汽水“许亿超最近是不是谈了个对象?他这个对象到底是啥样的人?”

    王学东愣了,连汽水都忘了接了“二婶打听这个干嘛?超子到底咋惹着您了?”

    秦桑笑着摆手“并不是他惹了我,是他祖上拜托我拉他一把的。”

    “祖上?”王学东就更不明白了。

    秦桑也不管王学东怕不怕,直接就道“嗯,祖上,死了几百年的祖奶奶。”

    “我去。”王学东差点跳起来“不,不是吧,二婶,您可别吓我啊。”

    秦桑笑瞅着他。

    王学东等了好久才平静下来,他坐下喝了好几口汽水压惊“我跟您说句实话,我跟超子呢认识是认识,不过真玩不到一块,他谈了啥对象我也不知道,您要想了解,回头我帮着打听一下。”

    “行吧。”秦桑看着菜端了上来,就笑着低头吃饭。

    秦雅抱着几本书从学校出来。

    她在学校外边接了点活,给一位家境挺好,只是有点不爱学习的初中生补课。

    秦雅一直想帮秦桑分担一点,她也想尽自己的努力多赚点钱,起码,她的生活费要赚出来。

    她觉得自己都上了大学了,不应该再跟家里要钱的。

    她更觉得秦桑不容易,即要读书,还要赚钱养家,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她心疼姐姐,更不愿意吃闲饭。

    除了帮人补习功课,秦雅还接了一些翻译的工作,这些工作赚的钱,除去她买衣服吃饭的花销,还能剩下不少,这些钱她也攒着呢,有的时候会给秦采几个一点,她就想着她多出点钱,能给家里省点是点。

    这个学生家就住在一个小胡同里边,是个独门独户的四合院,虽然离着医科大学不算远,可位置还挺偏的。

    秦雅步行过去的,为了节省时间,她在路旁买了两个包子,一边走一边啃着包子。

    她在进入一个小胡同的时候,刚好把包子吃完,她就把包包子的油纸团在一起,找了个垃圾箱扔进去。

    才扔了垃圾,秦雅就听到一点动静。

    她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好几个穿着花衬衣留着长头发的小混混朝她走过来。

    “妞儿,一个人啊?”